老婆 - 然儿

Posts Tagged ‘老婆’

  • 2012年11月20日(31月龄)

    0

      事实上我每天都在想着写这篇日记。事实上每天准备写这篇日记的时候发现今天已远远成为昨天,每天时间完全不够用。事实上每天发生的事情到了明天都再难以有那种亲临的真实感。事实上,没有如果。所以我必须现在就写,即使现在已经是转钟0时53分了,但是,我想恐怕近期的“空余时间”都会比这个时候更不靠谱。

      看着静静躺在床上沉睡的老婆孩子,不由得让我感叹良多:这是一种幸福么?这是一种罪过么?这是一种生活姿态么?这是一本无须述说清楚的小说。

      今天(也算是昨天)下班回家格外晚,由于公务,直到23时45分才到家,然后急匆匆亲吻了老婆孩子后一屁股坐到电脑前(因为最近几天一直晚上没空更新网上的一些事情)。手离开键盘后,发现已经0时25分了。转身一看,老婆孩子已然安然入睡。我都没注意到俩宝贝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由此看来,这些年我们确实是失去了些什么,是我没用着心来经营这个小小的稚嫩家庭,我欠老婆孩子太多了。老婆孩子不光只是我坚强的后盾,老婆甚至都不“敢于”打搅我被她认为是毫无意义的我的网上行为。还记得曾经某天,我对老婆说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屋子变成旅馆,而今天,这种感受切切实实存在,重重地冲击着我的灵魂。

      现在想想,今天回到家里,只看到然儿眯眯欲睡的萌样子,明天早上狠心地抱着然儿去幼儿园,在跟然儿和老师说声“拜拜”之后我将踏往上班的路上。然而,就这短暂的15分钟,是我每一个24小时里唯一和然儿生活在一起的时光!15分钟更显得弥足珍贵!和老婆有生活时间有交叉的地方比这个也长不到哪里去,每天早上老婆出门后我甚至还未起床……每天只能在msn里两两相望,只可惜连和然儿通个电话也是个不小的困难。

      我真不希望这样的岁月会持久下去,我要多陪陪老婆孩子,把更多的晚上、周末用来和老婆孩子一起说笑、一起娱乐、一起谈谈心。不能让家变成旅馆!

  • 上学了

    0

    DSC05547.JPG DSC05548.JPG

      2012年11月12日,31月龄,正式开始了接受长达至少19年的全日制校园教育征程!这是历史性的一步。对于然儿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跨越。

      然儿出生于4月份,原则上今年9月份不符合入园条件,我们也做好了准备等明年9月份再入园,届时(3岁半)可以直接上小班。然而,今年日记里也提到了刚刚家里出了些状况,导致然而从现在起到明年9月无人“带”,所以,我们在纠结了半个月之后才做出这个重要的决定:现在就插班入园。这样一来考虑到然儿确实也不小了总有要入园的那一天的、再一个我们俩谁都丢不下工作。。。年轻生孩子,是有代价的。

      老婆早就相中了隔壁院子的金太阳幼儿园。虽然只是隔壁院子但是也挺远的,包括下楼,至少也得15分钟才能抵达。算好,有每天都在一起玩的邻家小伙伴也在同班。相互也是个照应和鼓励。

      今天去报到了,前天去体检(身高92cm、体重14Kg)的。明天起就算是正式入园,小小班。然儿每天可以在下午放学后额外“托”至19时,所以我们俩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至少要有一个在此时之前赶回家到幼儿园接走然儿。这是我们的“困难”,但已很妥协了。

      然儿,加油!老爸老妈也在加油!

  • 这个月然儿回老家了两次

    0

      今晚真安静。即便把音乐开这么大的声,还是感觉死一般寂静!这是怎么了?然儿不在家,老婆、岳母也都不在家。屋里少了叽叽喳喳和唠唠叨叨,反而还极不自在起来。我这是贱骨头么?

      上个月,23日,岳母带着然儿一起回老家,帮助岳父农忙,约三周后,返回广州。

      这个月,无巧不成书,还是23日,岳母再次带着然儿在老婆的陪伴下一起匆匆忙连夜赶回老家,还是为岳父的事,不同的是,这次岳父大人出大事了。

      据说然儿到医院后,在病房门口害怕地哭着不敢进去。初次碰到这样的场景,谁不怕呢?一直健硕、疼爱然儿有佳的然儿外公这次以这种状态出现在然儿的眼前,然儿除了愕然就是不知所措。“外公怎么了?肉里插着透明管子、一动不动的、我们苦着喊着他也不答应……难道这就是老爸说的“受伤”了吗?”

      这是一个经历,既是然儿的经历更是岳父的经历。同样,也是关心岳父大人的每一个人的不平凡的一个经历。

      看着电脑台上原本然儿笑盈盈的相框,却怎么也提不起心情来。不知然儿今天过得可开心。

      愿老爸吉人自有天相。

  • 尿床

    0

    DSC04858.JPG DSC04860.JPG

      老婆兴匆匆地准备给然儿隔尿!自以为有着曾经非常成功断奶经历就可以真的对然儿揠苗助长了。。。好吧,尿了吧。有一次一晚上就尿了四次,整个床惨不忍睹!

      现在终于又穿上尿不湿睡觉了。

      我是说呢,我记得小孩子到七八岁还时有尿床的呢,何况我们的乖才2岁多!

  • 然儿名字的最早记录

    0

    刚刚在翻一些旧资料的时候发现一篇写于2006年9月5日的日记,上面这样描述:


    今天在郭群里有个石家庄的家门想为他女儿取名,我们交谈过程中,冒出这个名字,郭旭然。
    我陡生念头,叫“郭然”!
    于是决定给我的女儿一个重量级的后选名——郭然。
    还因为这个名字和果然谐音,和郭能组上词的字没几个,就郭池,然后郭然。
    同时还在第一时间告诉了你的妈妈梅子!
    哈哈~~~ 我的乖宝贝。

  • 解人意

    0

      “妈妈,你在想什么?”——这是近期然儿最令我们惊喜和意外的观察。

      这事我亲历了两次,都如出一辙的情景。最近由于小家庭成长的烦恼,老婆不时有某些苦衷和压抑,进而表现在平时的表情和行动中。某次老婆无意间在发呆,左手撑着脸在桌子上、嗫着嘴、眼无神指向某个地方,就那样杵着……然儿和老爸我玩得正HI,见此情此景,便大声唤回妈妈的注意力:“妈妈,你在想什么?”

      就这样,打破了老婆的沉思和忧愁,老婆楞了一两秒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我们一家三口也就笑翻了。

      然儿又长大了,懂得了读心术,不经意调节了家里沉闷的气氛。

  • 喊老公

    0

      以前就有听说许多小盆友跟着妈妈一样喊爸爸喊老公,那时候觉得很好玩儿,现在这事发生在我头上了,不过还是觉得好玩儿。这仅能算小盆友们的学习模仿能力,兴许更多是小盆友故意取悦爸爸妈妈的一种“手段”。我们家的事实证明,这确实是然儿取悦爸爸妈妈的本领之一。

      然儿最近经常大声且蛋定的喊爸爸喊“老公!”有时候我真哭笑不得。。。。也不知道然儿她妈咋想,要是其他任何一个女性这样叫我,这后果可想而知了。我老婆每次听到然儿喊我老公的时候,也表示出傻笑。

    • 我一般会引导然儿:“要叫老爸,不能叫老公,“老公”是妈妈叫的,然儿要叫“老爸”!”
    • 一般在这个时候,然儿自己也会笑嘻嘻地:“老爸!”
    • 然后然儿:“妈妈,你叫一下老公!”
    • 接着老婆叫一声:“老公——”
    • 我也乐于参与这个游戏:“诶——”
    • 然儿还不饶:“老爸!”
    • “诶——”
    • “老公——”
    • “诶——”
    • “老爸!”
    • “诶——”
    • ……

      不是我悬崖勒马给立即打住,这可怕要陷入死循环了。然儿这疯丫头最喜欢这样玩儿了!

  • 干什么

    0

      ”爸爸在干什么?””妈妈在干什么?””然然在干什么?”这是然儿最近最喜欢明知故问的游戏。

      那天晚上,然儿和妈妈在床上玩,我在旁边上网。突然老婆对我说:”老公,我去妈房间拿个尿不湿,你照护一下然然。”于是我就转过头来专门看着然儿以防她滚下床去,老婆就过去隔壁房间了。

    • 就在这时候,然儿问爸爸:”爸爸,妈妈在干什么?”
    • “去给然然拿尿不湿了。”我一本正经的答道,因为我已意识到这个类似接龙的游戏然儿会一直持续下去。
    • “然然在干什么?”
    • “在和爸爸说话。”
    • “爸爸在干什么?”
    • “爸爸在看着然然。”
    • “不是的,爸爸在照护然然!”然儿连忙纠正到!与此同时老爸很无语,这小鬼灵精的。。。。。  

      老婆过来后,我的苦笑还没止住便把这事讲给了老婆听,讲的时候然儿还不断的重复着:”爸爸在照护然然、爸爸在照护然然……”就这样我们一家人乐翻了天了:)

      这就是我们小小的家大大的幸福。

  • 卷舌音

    0

      这个不想说多了。对于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记得我儿时就曾梦想——如果将来有个老婆,就像电视里那样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那么婉转动听的卷舌音和儿化音,就连撒娇或者吵架都那么悦耳耐听,即便有再大的怒气也被陶醉得一点儿不剩……

      然而,然儿的到来并没有我想想中的那么完美,老婆不会讲卷舌音也罢了,我自己的乡音就是卷舌音儿化音,结果然儿还是被影响得满口的平舌音。

      我给然儿取名这两个字,都是卷舌音或者儿化音,用意也正是在此。

  • 2012年4月19日

    0

      2年前今天的这个时候,我已买好了火车票,正在广州火车站,带着异常激动的心情准备上车,赶往老家。

      记得那天晚上,在火车上,睡不着。心里一直念着——然儿、然儿、然儿……不过在上车的时候还没料到然儿会来得这么快。上车不久才收到消息说,宝贝儿入盆了,老婆已到医院产房。看样子我是碰到个巧儿了!当然也是意料之中的巧儿。

      第二天,也就是4月20日,下火车已经是10点钟了,然后一路微博图文直播然儿诞生过程,数以百计的在线粉丝们在关注着这个盛况!然儿也给力,生出来胖嘟嘟的!

      在看到然儿的第一刹那,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就这么从天上掉下一个活物,并成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理由!同时也就这么带走了我可爱的妻子的青春、的健康……以致于到今天还未完全恢复曾经的俏皮、的“生龙活虎”。。。

      还算好了,今天有幸得到两个心肝宝贝儿,给了我更多的理由让我坚强的奋斗下去。

  • 童言

    0

      几天前的一个晚饭后,我独自带着然儿去逛超市,买了些日常生活用品和零食。

      回来后,妈妈问然儿爸爸买了些什么。

    • 然儿说:“爸爸把(银行)卡给阿姨了。”
    • 紧接着老婆就表示出刻意的惊讶,继续追问:“什么,给了阿姨?给了哪个阿姨啊?”
    • 然儿不慌不忙地说:“给了漂亮的阿姨!”

      这个时候,老婆立刻把矛头指向了我:“老公,从实招来,你把银行卡给哪个狐狸精了?!”

      吓得我半死啊!然儿这个小坏蛋谎报军情,我明明是给收银员刷卡来着。。。这种玩笑开不得的啊,我的乖乖!

  • 思念我的然儿

    0

      然儿回老家已经6天了,老家上网条件不便,一直没能与母女俩视频对话。不过已经打了N次电话。

      昨晚的电话中,一接通电话就听到然儿在对面大喊“爸爸”、“爸爸”、“爸爸”……爸爸我既激动又感动!然儿乖乖不像去年过年回老家那样什么都不知道,今年像是突然懂事了一样。昨天去天门接然儿的表弟也说然儿长漂亮、懂事了,很聪明。表弟上一次见到然儿是14个月前。这个差别确实是显著的。

      接着我就像往常一样来和然儿谈起心来,“然儿乖乖可以听到是爸爸在说话吗?”然儿:“爸爸,说话。”接着又是:“爸爸”、“爸爸”……的叫起来。我知道这一定是我聪明的老婆教的。正所谓相夫教子,多亏了老婆这么多年对我的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才有今天我们难得的天伦之乐!

      感谢然儿小宝儿!感谢老婆大宝儿!

  • 然儿哭了

    0

      今天送然儿、老婆和岳母回湖北老家过年。一路上,我们三人轮换着抱然儿。看到然儿马上要离开爸爸三周时间,大家故意让我多抱抱然儿。然儿好像没有任何意外事情发生一样,照样该睡睡、该玩玩。

      直到在广州南站的检票口,我把手中的箱子交给了老婆,然后跟大家说拜拜,也特意跟然儿说了拜拜。但是,和往常不一样,然儿并没有立即伸出并舞动小手跟我说拜拜,相反是茫然了两三秒才意识过来怎么这次的拜拜和以往的都不一样……于是嘴巴一瘪开始哭起来了。。。此情此景,爸爸心里何尝不是异常纠结,是该高兴然儿又懂事了一些(并且对爸爸能有依依不舍的情结了)呢还是该伤感要离开大家(特别是乖宝贝儿然儿)一段时间了呢?!

      以往每次和然儿拜拜都必定是这两个情景之一:在早上8点我出门上班和晚上8点然儿出门到院子里去找小伙伴儿们玩。而这次,然儿感觉到了意外的情景正在发生着。

  • 再次对不起乖宝贝

    0

      今天可以说是经历了一场“惊魂十分钟”!!差点儿酿成一辈子永远不能原谅的罪过!

      刚才,当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一楼大堂的时候,看到一大群人在电梯口停留着,似乎在讨论什么焦点问题,我由于当时带着耳机在听歌儿没有一下子明白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

      当我沿着墙角看到一个漂亮的小盆友的背影、ta在大人们的围观下在哇哇大哭的时候,我才第一感觉这分明是我的然儿的声音,应该是她和她的妈妈我的老婆一起下来接我下班(这算是惯例吧)!这时候我还在纳闷,为什么还没看到我老婆呢?不管了,我先冲到然儿跟前,抱起了然儿……这时候还是没看到然儿妈妈,我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于是连忙摘下耳机,才反应过来原来大人们都围着然儿不让然儿到处跑,还有一位老人说送去物管。。。。。。。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在然儿喊了爸爸后戛然而止!我的小乖乖真是吓坏了!!原来是然儿和妈妈一起下来接我的时候然儿抢在妈妈之前跑进正在关门中的电梯里了,随电梯一个人下到了1楼。。。。。。。。。。。。

      25楼,不是三两步就赶得下楼的,然儿才不满20个月龄!!!这不是开玩笑的事!!!幸好邻里一大群人一起看到了然儿(其中有一位老奶奶似乎认得然儿),否则真的要酿成悲剧了!

      我抱起然儿,揣在怀里,抱得紧紧的,然儿依然惊魂未定。。。。这时候,掉了魂似的然儿外婆正好赶下来了。

      返回楼上,老婆正和保安在调取电梯监控视频。情急之中,我们连谢谢都忘了说了。

      然儿乖乖,这次的事故用对不起都显得毫无意义!只愿以后我们更加用心、更加谨慎、盯紧你这个调皮的小东西。

  • 对不起乖宝贝

    0

      昨天和然儿玩“丢高高”,一不小心失手了!!!于是然儿再次摔伤。。。失声痛哭。

      随着岁月的推移,然儿的身高、体重都在突飞猛进,现在差不多有25斤了,加之调皮程度有增无减,爸爸都快接不住了。好在每次“丢高高”都是在床或者沙发的上方操作,否则真的是惨不忍睹。

      本来这次是可以避免摔伤的,如果我左手用力再小点儿、或者右手用力再大点儿、或者再向前走哪怕是一分米、或者丢低一点儿、或者……就不至于在接手后还向前反转了90度把小脸蛋在床沿上重重的擦了一下。虽然爸爸内疚了一晚上,但是还是不能忘记昨天那失手的一刹那。虽然这次受伤并不重,也只是哭了三两声就被ipad给哄好了。。。。。。但是那种心疼的心真的很难言表。

      心疼之余冷静的思考了一下,最近几个月然儿的3次脸上“重伤”都有一个显著的共性——伤痕都是在她的左眼左眼角靠左的上下位置!面积也都差不多大。但是这3次受伤的原委,根据之前老婆老妈的描述以及此次我的亲历看来,完全不一样,摔倒的姿势、力度、角度……都大不一样。但是很奇特,每次头部落点、触地力度都惊人一致!

      这应该至少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例如:

    • 在遇到危难时的条件反射——习惯性将头扭向右侧来保护头部正面;
    • 小手虽然做了支撑,但是手腕的力明显还不够大,不足以支撑起前胸及头部对地的冲击力。

      看样子以后更加不能掉以轻心了。现在连50cm高的床都可以自如爬上爬下了。还有家里那个玻璃书柜,也是个非常大的潜在危险,这个可不是那么好玩的!真的得想想办法了。

Page 2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