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然儿回老家了两次 - 然儿
  • 这个月然儿回老家了两次

      今晚真安静。即便把音乐开这么大的声,还是感觉死一般寂静!这是怎么了?然儿不在家,老婆、岳母也都不在家。屋里少了叽叽喳喳和唠唠叨叨,反而还极不自在起来。我这是贱骨头么?

      上个月,23日,岳母带着然儿一起回老家,帮助岳父农忙,约三周后,返回广州。

      这个月,无巧不成书,还是23日,岳母再次带着然儿在老婆的陪伴下一起匆匆忙连夜赶回老家,还是为岳父的事,不同的是,这次岳父大人出大事了。

      据说然儿到医院后,在病房门口害怕地哭着不敢进去。初次碰到这样的场景,谁不怕呢?一直健硕、疼爱然儿有佳的然儿外公这次以这种状态出现在然儿的眼前,然儿除了愕然就是不知所措。“外公怎么了?肉里插着透明管子、一动不动的、我们苦着喊着他也不答应……难道这就是老爸说的“受伤”了吗?”

      这是一个经历,既是然儿的经历更是岳父的经历。同样,也是关心岳父大人的每一个人的不平凡的一个经历。

      看着电脑台上原本然儿笑盈盈的相框,却怎么也提不起心情来。不知然儿今天过得可开心。

      愿老爸吉人自有天相。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